无敌狂神在都市楚天江花瑾婷 御用狂神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

火爆新书《无敌狂神在都市》由御用狂神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楚天江花瑾婷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戎马四年,得战神之誉荣归故里,妻子却被逼改嫁,女儿更是被拍卖。。。从此以后,天若压你,我必碎天!…

《无敌狂神在都市》 第12章 请节哀 免费试读

“楚天江,你别太过分了!”

花万桐实在无法忍受了,爆喝出声,然而花富国却真的走了过去,对着伊伊鞠了一躬。

“伊伊,二爷爷对不起你。”

老爹都如此,花万桐能怎么办,只能跟着照做了。

伊伊却害怕的将头埋在楚天江怀里,根本什么都不敢说。

直起身子的那一刻,花富国冰冷的眼神看着楚天江。

“如果明天贷款没有批复下来,楚天江,你不会想知道后果的。”

楚天江怎么会在乎这种威胁,域外抗敌的时候,比这种威胁狠一万倍的都比比皆是,真的担心,他还能活到今天?

“我爸还没道歉,他出去谈业务去了,你们在院子里等吧,当然,你们也可以直接走人。”

已经打开门的两父子身子都是身子一顿,没有说话,径直走了出去。

刘兰急忙小心翼翼的到窗户边上一看,还别说,这两个人居然真的就在院子里等候了,没有离开。

“天江,可以啊,你真的不怕你二叔事后报复?我可先丑话给你说在前头,一旦出事,我们就会把你推出去挡枪,毕竟还有伊伊。”

这话说的,花瑾婷有些听不下去了。

“妈,你。。”

“没事的老婆,有什么事都是我站在前面,毕竟我是个男人,要保护自己的家庭。”

楚天江的话,让花瑾婷另眼相看,总觉得,这个男人入伍四年,似乎是真的变了。

一个小时后,房门开启,花文辉走了进来,刘兰一看那表情,急忙问道。

“老花,你怎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。”

花文辉有点口干舌燥,指着外面道。

“二哥和花万桐在外面,你们知道吗?刚才吓了我一跳,正要开口问的时候,他们突然向我鞠躬道歉,还说砖厂合同照旧,你说我能不像是见鬼了一样吗?”

直到刘兰说出原委后,花文辉无奈到了极致,苦笑连连。

“唉,爽是挺爽的,但这次算是把二哥得罪死了,以后,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。”

另一边,街道一辆奔驰上,花万桐不停喘着粗气。

“爸!我咽不下这口气,从来没有人这样羞辱过我们,更何况还是楚天江这种废物上门女婿!”

花富国缓缓闭上了双眼,但仍然有声音流转而出。

“闭嘴。”

仅仅过了五分钟,花富国手机响起,拿出来一看,急忙接通。

“老花,你这办事效率可以啊,楚天江给我来电话了,我这边明天到了银行会签字的,就这样。”

深吸了一口气,花富国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儿子。

“贷款的事定下来了,万桐,有些事,该放手去做了。”

一拳打在了前排靠背上,花万桐拿出了手机。

“我要让楚天江这辈子都只能躺在床上。”

晚上九点左右,将伊伊哄睡着的楚天江下楼打了声招呼。

“老婆,我出去一趟。”

花文辉不悦。

“你又干什么去?你现在一出门,我就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,不能在家老老实实的待着吗?”

换好了鞋子,楚天江留下了一句话开门走了。

“去看看我爸妈。”

就是这一句话,让花瑾婷双手展握了一下,一丝酸楚从心底浮现而出。

楚天江的爸妈在他上学的时候出车祸死了,埋在宁市郊区外的西山公墓,每年,楚天江都会去祭拜好几次的。

她能理解为什么楚天江要大晚上去,因为白天要陪着伊伊,弥补那份亏欠,只有晚上有足够的时间,因为去西山公墓一个来回,至少都要三个多小时呢。

“大哥,那个目标楚天江出门了,打了一辆车,我正在跟。”

“知道了,我会让弟兄们去找你,发个定位共享。”

与此同时,宁市某家酒吧的隔间里,一个大汉放下了手机,看着对面的花万桐笑道。

“花少,呵呵,看来是天注定啊,估计零点之前,你的尾款就得给我了,不如一起在这等好消息吧。”

花万桐乐了。

“哈?楚天江这个**这么晚了居然出门?真是天助我也,不过还是你虫子够效率,前脚刚派人盯梢,后脚就有消息了。”

名为虫子的大汉朗声大笑端起了酒杯。

“那不都是你花少票子给的足嘛,同乐同乐。”

一个多小时后,宁市外的一条山路上,一辆出租车行驶着,司机师傅此刻心里直犯嘀咕。

这人大晚上居然去西山公墓,看模样也不像是去换班的门卫之类的,老子不会拉了个神经病吧。

“小伙子,马上就到了,你看这打表是二百零五,这样,你给个二百就行了,现金还是扫我二维码。”

“现金。”

后座的楚天江递过去一千,然后说道。

“麻烦师傅等我几分钟,我祭拜完父母就回去。”

看着一千块大洋,说不贪图都是假的,咬了咬牙,司机师傅决定了。

“好,那我等着,再拉你回去。”

妈呀,大半夜的来祭祀家人?这小伙子胆子够肥的啊。

让他有些古怪的是,西山公墓的大门居然开着,没有任何人来询问他这辆出租车。

“你直接开进去就行了,到钟灵B区。”

没再多想,司机师傅径直开入。

到达钟灵B区,楚天江下车后,看着四周一片寂静的一块块墓碑,出租车司机点了根烟给自己壮起了胆量。

而在距离出租车约莫二百米的地方,一辆没有开灯的捷达也停了下来,几乎是同时,手机也震动开来。

“操!**怎么开到西山公墓去了。”

“我他妈愿意啊?大哥吩咐的目标到这了,你们他么快点,老子一个人在这瘆得慌。”

“行,还有几分钟就到了,妈的,大半夜跑墓地,那孙子怕不是个神经病吧。”

斜侧黑暗中,楚天江噗通一声跪倒在地,看着月光照射下墓碑上的照片,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。

“爸妈,儿子现在有出息了,只可惜你们无法享福。呵呵,我有女儿了,你们有孙女了,伊伊,她真的很可爱。。。”

时间缓缓流逝,几分钟后,正在黑暗中诉说的楚天江,突然被一声清喝打断。

“小子,你倒是给自己找好了地方,以后老实在床上呆着吧。”

人影卓卓,足有七八个手持砍刀、棒球棍的人向着楚天江冲了过去,一看个个也都是狠茬子。

然而楚天江,还是跪倒在墓碑前,没有一丝动作,嘴中,继续诉说着刚刚的话题。

唰唰!

突然,所有的黑暗被驱散,迫使这几个人都停下了动作,胳膊遮挡勉强看去,几十辆看不清品牌的车子出现,灯光将这里变成了白昼。

更加可怕的是,一群身着黑色唐装的人走了下来,足有上百之数,整齐划一很快形成了队列,胳膊处统一戴着白袖章。

七个人直接傻眼当场,一动都不敢动。

下一刻,他们手中的家伙更是直接掉在地上,双腿都打起了摆子。

只见这些出现的百来人,居然同时低头,凄凉的声音传遍了整个西山公墓。

“大人,请节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