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绯意封湛167章 温家有个小哑巴小说全文在线阅读

温家有个小哑巴》是最近热门的豪门总裁小说,该小说主角是温绯意封湛,小说内容动人心魄。《温家有个小哑巴》这本小说讲述了:一场设计,小哑巴温绯意被迫嫁给霖城顶端的男人。他不爱她,却格外宠她。直到父亲枉死,儿子被抢,她才明白,他宠着的从来都不是自己,而是另一个人的影子。两年后重逢。她可以重新开口说话,却仿佛将他忘了个干净。你挡住我路了。男人霸道却优雅的握住她的手,是你走错路了,回家的方向在那里。可我嫁给别人了。他矜贵一笑,下一秒,竟在众目睽睽之下,反手将她扛回房间,除非我死在床上,否则别想改嫁。…

《温家有个小哑巴》 一致对外的父子俩 免费试读

封氏总裁办公室。

封湛坐在沙发上,手里翻着文件,小家伙趴在他身边不安分的爬来爬去,自己找着乐子。

父子俩时不时对视一眼,查看对方情况,然后又自己做着自己的事情,画面出人意料的和谐。

办公室的门被推开,叶萧把水果放在一旁,笑眯眯拎起沙发上趴着的那只小肉团子。

“小越越,来,叶萧叔叔抱抱,看看你胖了没有。”

叶萧是封湛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。

他长了一张邪气的脸,从小到大个花从中过,却从来片叶不沾身。

去年,得知封湛悄无声息的多出格儿子时候,可以说是相当惊讶。

特别是封湛这家伙居然很多时间都把孩子自己带在身边,他更是一度觉得封湛疯了。

不过看久了,也就习以为常了。

小家伙被叶萧抱在腿上,“呀,胖了。”

“胖,了。”

小家伙奶声奶气的重复了一遍,并不觉得胖了是什么问题。

叶萧笑意更浓。

小家伙粉雕玉琢的小脸越看越可爱,特别是小家伙像极了封湛小时候,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叶萧想象着在捏小时候的封湛,心情美滋滋。

拆了自己带来的水果,难得耐心,一口一口的喂小家伙,“你一个霸道总裁,这大半年都在自己带儿子,也真是稀奇。”

“我的儿子自己带,有什么不对?”

“倒也没什么不对,可是把儿子带在公司睡觉会不会过分了一点,又不是没人帮你照顾孩子。”叶萧又给小家伙往嘴里喂了一口西瓜,“封伯母不是挺想给你带儿子的么,昨晚还曲线救国,让我帮着跟你说说呢。我被伯母闹的没办法,这不,不得不跑来找你么。”

封湛头也没抬,笔尖在文件上勾了两道出错的地方,“所以,你今天一早过来就是为了帮我妈当说客?”

“就是没想到你居然把小家伙给带公司住一晚上,都不把孩子交给封家带。”

“所以,你应该知道有些话该不该开口。”封湛神色淡淡。

叶萧当然知道。

封湛这个儿子,除了自己,只给孩子他妈养。

这么疼这母子俩,照理说,他该有多爱这个孩子的母亲?

可又没人知道,孩子母亲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就连叶萧也只知道,封湛在城郊养儿子的私人别墅里还养了个女人,仅此而已。

“我真的很好奇,能生下你孩子的女人,到底是什么样子。”

叶萧陷入沉思,一个喂歪,差点把果粒塞到小家伙的鼻孔。

小封越推开他的手,拧着眉头,奶声奶气的回答,“是麻麻。”

叶萧没把小封越的话当一回事,眼神充满探究的望着他,“自从那天晚宴过后,你这小宝贝的身世版本可出了很多种呢。”

封湛不以为意,“哦,是么。”

“有一小部分说是做的试管,个别人说是温曼歌给你生的,呼声最高的,你猜猜是那种?”

叶萧见他不搭腔,只好自问自答,“流传度最高的,居然是那天晚上被你带走的那个哑女才是孩子母亲。还说那女人极有可能已经嫁给你了,是你的老婆。哈哈哈哈,你说好不好笑。”

“就封伯母那样好面子的人,怎么可能容许一个哑巴生封家的孩子,就算怀了,你妈也会想方设法打掉,怎么可能生的出来这个可爱的小家伙来。你说是吧哈哈……哈。”

对上封湛他忽然冷凝的眼神,叶萧忽然哈哈不出来了。

封湛放下笔,终于抬了头。

可那眼神却让叶萧莫名胆寒了一下。

叶萧顿了顿,“雾草,小封越的妈妈该不会真的是那天晚宴上那个狼狈的哑巴吧?”

依封湛的性格,他的不回答,除了问题幼稚,另一种默认。

“雾草,那你该不会真的娶了个哑巴当老婆?!”叶萧惊的几乎要跳起来,“你妈能同意?她不会背地里搞死那个小哑巴吗?!”

二十年前,封父出轨,于是封湛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。

这成了封母的痛脚。

被说自己留不住男人,被其贵妇指手画脚的笑话,以至于封母变得格外好面子,甚至到了一种病态的地步。霖城上流社会,几乎无人不知。

“阿湛,你可别吓我,你要是真的娶了个哑巴,还不如听你妈的娶了温曼歌呢。”不是叶萧歧视哑巴,而是以封湛的身份,如果老婆是个哑巴,确实不合适。

封湛眼神骤然冷了下来。

他还没说什么,旁边肉呼呼的小爪子忽然拍了叶萧一脸。

小家伙圆溜溜的眼睛瞪的还挺凶,“不许!”

“不许什么?”

“不许说!不许欺负!”

“小家伙你脾气还挺大。”

叶萧纳闷,却又不好跟小孩计较,只是捏了捏他肉呼呼的小脸。

小家伙不让他碰,排掉他的手,凶巴巴的,“哑巴!不许说!不许欺负妈妈!”

“不许说哑巴?不许欺负你妈妈?”叶萧把小封越含糊不清的话顺了顺,理清楚之后反而脑子更乱了,“小家伙,这话可不能乱说,要是让别人听见可就说不清楚了。”

见惯了心机女上位的手段,叶萧本能的误会了,“是不是那个女人教你说这些的,那天在晚宴上叫妈妈,也是哪个哑巴教你的?”

虽然不能完整的表达一切,但小家伙已经能够理解大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
小封越“哇”的一声就哭了,软乎乎的小拳头,“打你!坏人!坏人!不要你的东西!欺负麻麻,不喜欢你了!”

叶萧还没来得及教训小孩,封湛已经一把把小封越拎到自己腿上,“好了,不哭。”

他带着寒气的视线扫过叶萧,“他不会再说了。再说一个字,我就把他赶出去。”

小封越瘪了瘪嘴,父子俩同仇敌忾的瞪他。

叶萧还有什么不明白的。

这小家伙的妈妈,还真是那个哑巴!

叶萧目瞪口呆,最后挣扎着确认,“你不会真的喜欢那哑巴吧?!”

小家伙挥着小拳头,眼睛瞪的圆溜溜,“不许说!不许骂哑巴!是妈妈!妈妈!”

封湛抱着儿子,淡淡的说,“是,他的母亲叫温绯意,不会说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