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了情顾非命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纪了情顾非命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

主角纪了情顾非命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古代言情小说,由人气作家AJ阿寂倾情奉献,小说主要内容是:慈乌不远飞,孝子念先归。而我独何事,四时心有违。她这十九年来对文坛唯一的贡献,便是背了这么几句诗。不修仙道,不问鬼神,不学无术,不解风情,她最骄傲的便是她那点儿浅薄的江湖履历,提着一把刀,唬了许多人。她要去找一个人,把这首诗念给他听。有个梦,她做了十九年——什么梦呢?上有高堂可奉,下有儿女承欢,身边能有几个说知心话的朋友——快哉快哉!…

《慈乌远飞》 第十六章 天外旧事 免费试读

桂山阁楼。

顾非命在思量君若虚今日提醒他的话。他决心早早睡去,赶紧闭了眼过去了这一夜,离纪了情远一些。

纪了情躺在床上望着上头闭目似睡非睡的顾非命,道:“若虚老师对那个姑娘,好似很不一般。”

“不是好似,确然是不一般。”

从皇陵中祭天的“圣鼎”中抱出来的小姑娘,怎有可能是凡人?皇陵中的阵法根本不是当年修建时星辰司布下的阵法,这能改动星辰司阵法的人,整个人间界屈指可数,尤其是在司梦族突然出现作怪的这个节骨眼儿上……此间种种,定有幕后之人作怪。

君若虚会对那姑娘不一般,定然是那姑娘有不一般之处,多半是和杀生道那一段旧事有关。但一想到君若虚竟为了那来历不明的姑娘向他讨要镇灵丹,他的心就在滴血,嚷道:“你别理他,他就是个傻子!”

“那你还让我拜一个傻子做师父?”纪了情玩笑道,她躺在吊床上跟那白乌鸦分瓜子儿吃,她望着这静美的夜空,道:“我觉得若虚老师挺好,虽然我不知道杀生道发生过什么,也不知道若虚老师的故事,但有情有义之人总是不招人嫌的。”

“都说‘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’,果真是如此,痴人啊,你,你老师,还有——都一样。”顾非命懒洋洋地躺在吊床上,召来那乌鸦送来瓜子儿,一个不留神儿险些把封七祭说出去。他还不能让纪了情知道,他是受纪灵山之托照顾她。

纪了情:“别说得自己有多高尚,在我看来,你也一样。”

顾非命揉了揉太阳穴,闭目轻声说:“你知道你老师为何留在南都城吗?举世皆知,他留在南都城是受众弥之托,他毕竟从天国而来,可是没有人知道,君若虚的痴念,不止在情义,他为证道而来。”

纪了情不解:“所证何道?”

“长生道与杀生道,或者说,天外天的生存之道。他自杀生道而始,入长生道修得梦境秘术,可称得上天界数一数二的强者。人类供奉神明数千年,你知道的,在世人眼中,天、地、人三界,要数天界最强。但十五年前,君若虚没能接下封七祭三招,也正因如此,征西一战他才会出手相助。他留在南都城十五年,便是在等封七祭能为他证道的那一天。”

纪了情大惊。若虚老师竟没能接下爹爹三招?那她拜这个老师岂不是很吃亏?

顾非命见她惊异的神情,笑道:“不必惊讶,若论及打架,你若虚老师未必是你的对手,但是他——大仁大义,其眼界、谈吐、风骨,世之少见。”他说得愈发出神,翻身依靠在树干上,架上一方小桌,难得拿出自己不甚喜欢的酒,细品起来:“他总是能在大是大非面前,为世人做出最正确的抉择,这一点上,我向来是不及他的。”

他见纪了情飞身坐到他对面,便也倒了半杯酒推至她身前:“你知道他为什么会不停抄经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纪了情豪爽地将身前的酒一饮而尽问道。

“他良心不安。”顾非命摇晃着酒杯小笑一下,抬头凝视着那看似亘古不变宁静的夜空,缓缓道:“天之所以未塌,从不是因为什么女娲补天,而是在天外的世界,有人为那个世界的人,指出了一条光明的路。众弥是一个,君若虚,也算得上一个。”

“天外天的地气能给予人类长生,有生无死,不断繁衍后代,终有一日会超出天外天的承载之力,致使地气消散枯竭。当年君若虚堪破了这一点,他入杀生道,令杀生道壮大,以杀生制衡长生,淘汰掉不适于那个世界的人。那时候,死了很多人。”他曾机缘之下得窥君先生梦境,说得云淡风轻,那历历在目的血腥偏又得借助些许醉意才说得出口:“那几年,他确然挽救了天外天,但那些杀红眼了的愚人如何能理解这番慈悲呢?被弑杀之人主宰的世界,当真有未来吗?”

“他叛变了。”纪了情扶住那一方小桌的边缘,不由自主地说出这样一句看似很突兀的话。

但顾非命却默认了:“也许这本就是他布局中的一环,他在杀生道足堪与长生道一战时,亲手毁了杀生道。可他忘了,他还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呐。”顾非命凝视着纪了情有些微醺红润的脸颊,笑道:“他牺牲了他视作比生命更要紧的人,如果是我,我未必能如此大义。持刀之心已变,刀境自然也就消失了,昔日天刀榜上有名之人,如今却连刀也握不稳,抄经千年,难偿己罪,确令人唏嘘。”但在他眼中,更多却是敬佩。

“如若是你,你待如何?”纪了情看着他认真地问。

“我这人向来是没什么出息的,如若是我,自然便没有如何。”他轻拍了纪了情又要去倒酒的手,将余下的酒就着酒壶一饮而尽:“我自生下来便是后凰,我倒宁愿做个不晓得什么大义的庸人,活得幸福快乐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纪了情:“在你看来,幸福是什么?”

顾非命沉吟良久后,方答:“上有高堂可奉,下有儿女承欢,身边再能有几个说知心话的朋友,就很好。”

想来,很多人的毕生所愿,也不过如此而已。她千里寻父,求的不也是有高堂奉养而已。只是他的心中,竟无一丝一毫的儿女之情,令她不免有些失望。

但她很快就将这份失望埋藏在心底里,进而认同了这番理念。

可顾非命自己都不愿晓得什么大义,为什么还偏要她晓得?这就让人很气愤。

纪了情将手中的酒杯往桌上狠狠一拍,双腿一蹬,冷哼一声:“那你要我晓得个大义又有什么用?”她虽然相信顾非命是为了她好,但还是忍不住有此一问。

“你,以后会明白。”顾非命见她气鼓鼓的模样,倒觉得分外可爱,如此有趣,她哪里像纪灵山和封七祭的女儿。本想着给君若虚扔个大麻烦,如今看来,倒是白白便宜了旁人。

他轻轻敲了敲桌,道:“下去,睡觉。”

“哦。”纪了情伸腿往顾非命脚上一踹,纵身跃下,一躺,装作睡着了的模样。

顾非命拂袖收了杯盏,闭目沉思,不自觉想起那个墓中的丫头来。此女来历着实古怪,君若虚确为大仁大义之人,只是对他自己的事向来参得不甚通透。他既将了情托付于他教养,若有危险,也不能放着不管。

纪了情鼾声传来。

顾非命无奈地笑了笑,吹了声口哨,那白乌鸦落至他手腕上:“去寻明断,查那墓中女的来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