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降双宝:总裁奶爸好辛苦温初颜江云川小说全部章节目录

天降双宝:总裁奶爸好辛苦》是最近热门的豪门总裁小说,该小说主角是温初颜江云川,该书情节流畅,文笔细腻,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。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是:她众叛亲离,给他生下孩子,可他却转身娶了别的女人。为了给女儿治病,她想尽办法赚钱,却撞见了高高在上的他。他以雇主的身份对她发号施令,将她的尊严踩在脚下。江云川:我会让你们母女俩生不如死。温初颜冷笑:女儿是你的!江云川大惊。温初颜继续冷笑:很惊讶么?更惊讶的还没告诉你,你和妹妹生的儿子,其实是我的!…

《天降双宝:总裁奶爸好辛苦》 第10章 说够了么 免费试读

听到浴室里放水的声音,温初颜很快意识过来,将快要溢出来的水关掉。

松了口气,她被管家安排在一间小小的房间里。

望着外头漆黑的夜色,温初颜躺在床上,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医院的情景,眼底忍不住渗出一丝酸涩。

温初颜啊温初颜,你能不能有点出息?

她涩涩的闭上双眼,将被子把自己捂了个严实。

喘了口气,温初颜强迫自己入睡,等明天就能看到豆豆了,除了豆豆,谁都不重要。

等她醒来天已经大亮,揉了揉酸痛的肩膀,看了眼时间,已经不早了。

温初颜顿时动作利落的起了身,她现在只是这别墅里最普通不过的佣人。

简单收拾了以后,她按着管家吩咐,拿着剪刀去园子里修剪丛枝。

苍翠欲滴的叶子映在眼底,温暖的阳光落在身上,虽然因为干活的缘故,头发有些凌乱狼狈,可温初颜心情好了许多。

今天就能看见豆豆了。

只要能看见豆豆,她什么都能忍着。

深吸了口气,温初颜轻轻抿了抿嘴角,身后却响起一道陌生又熟悉的声音,她手上动作顿时一僵。

“姐姐真是好兴致,大早上的在这儿修剪丛枝呢。”

熟悉的声音响起,她浑身血液凝固,只觉得整个人都没了血气。

温初颜僵硬的转过身,只见温若彤操控着轮椅过来。

往日里那张妖艳的面孔此刻苍白如纸,那张嘴唇也没了气血,看得出来,确实生了病,倒不像伪装。可那双眼睛却溺着得意之色,像刺目的光,像尖锐的针,刺的她全身无力。

“这么多年了,我以为你当初走的是真利落呢,没想到还是贪图这夫人的位子,真是可笑,温初颜,你明明不舍得却还要做戏给那么多人看,不累么?”

温若彤嗤笑一声,眼底三分讽刺七分得意,“平时装的那么美好善良,可你骨子里是真的贱啊。”

温初颜捏了捏掌心,不动声色的吸了口气,扯了扯嘴角,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,要是没什么事,我还要修剪丛枝。”

她说着就要转身,却被温若彤下一句话刺的生疼。

“五年前的晚上,我跟云川可真是激烈呢,你不是恨我么?可是这五年我虽然躺在病床上,云川却很关心我。你曾经和他情谊深厚又怎样,还不是落得个这样的下场?现在都来他家做佣人了,温初颜,你还真是什么苦都能吃呢!”

温若彤说着轻轻笑起来,眼底的嘲讽一览无余。

“说够了么?”温初颜冷着一张脸看她,紧了紧握在手里的剪刀,心脏颇为刺痛。

温若彤冷哼一声,“你当初不是走的远远的么?还回来做什么?只可惜这么多年,走到最后的还不是我?如果不是你回来,你以为江云川还能记得你?”

她说着勾了勾苍白的嘴角,带着几分狠意,“我现在是他的夫人,姐姐最好还是不要想着跟他重归于好了,否则……”

闻言,温初颜暗中紧了紧心神,面色不改的看着她,“说完了?”

抿了抿唇,她压下心底的疼痛与涩意,见她没有动静,温初颜便直接转身,胳膊却被一股力道抓住。

“松手!”

温若彤轻嗤一声,“姐姐这么着急走做什么?不如跟我好好聊聊?”尽管坐在轮椅上,但手上的力气丝毫都没有减。

“我再说一遍,松手。”温初颜轻微的眯了眯眼眸,眼底泛起几分冷意。

她不想跟她废话什么。

当年的事她也不想计较,她如今只想跟豆豆平静的过日子。

“我若是不松呢?”温若彤挑了挑眉梢,双眸略过一丝讥讽。

她既然回来,就绝不会让温初颜这个**好过!

五年前她能赶走这个**,现在也一样可以!

温初颜抿了抿嘴角,猛的甩开她的手。

然而没想到,下一刻,轮椅直接倒地,温若彤直直的摔倒在地,双手也蹭破了皮。

温初颜眸光一顿,神色一僵。

她明明没有用力,怎么可能会让她摔倒?

“姐姐,你就算再恨我,可这么多年过去了,难道姐姐还是不肯放过我么?”像是变脸一样,温若彤蹙着眉头,眼底一片发红,染出几分泪渍,苍白的小脸顿时显得十分凄楚。

见状,温初颜心头一震,太阳穴也突突的跳着,一种不祥的预感漫上心头。

她猛的转过头,果不其然,一身西装革履的江云川正在不远处,亲眼目睹了这一切。

那双熟悉的眼眸带着显而易见的讽刺与凌厉,像尖刀一样狠狠扎在她身上。

一瞬间,温初颜只觉得心底有什么东西碎了。

颤了颤眼睫,她心底一痛。

温初颜眼睁睁的看着江云川朝自己走来,每一步就像是重锤,一下又一下的重重敲击在她心上。

她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双手,心头斥闷,剧烈的跳动着。

是不是又像五年前那样,他以为她动手害温若彤?

心底涩意连绵,怎么都止不住。

江云川面色阴沉冰冷,越过她径直将人从地上抱起来。

“云川,我……我有点疼。”

温若彤声音轻轻,眼中蕴着泪,脸上的委屈掺杂着害怕,显而易见。

“先忍一忍。”他语调温软的厉害。

将轮椅扶起来,江云川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轮椅上,仔仔细细的拍去她衣服上的灰渍。

握起她蹭破皮的手,江云川轻轻吹了口气,“好点儿了么?”

温若彤娇羞的笑了笑,“好多了,一会儿我擦点药就好,姐姐不小心的,你别怪她,都是我拉的太紧。”

“不用管她。”江云川的声音陡然沉下来,带着几分过分的冷意。

这一切看在温初颜眼底,她只觉得浑身冰冷的厉害,血液也死死的凝固着。

心脏疼的一点点往外流着血,仿佛千刀万剐一般,刺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。

他所有的温柔,所有的爱原来真的都给了温若彤,对她永远都只有欺凌与羞辱。

眼前逐渐模糊起来,温初颜紧紧咬着牙,极度忽略心底的疼,硬是将眼泪逼了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