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欤秋江易辰为主角的小说 苏欤秋江易辰是哪部小说的主角

苏欤秋江易辰是现代言情小说《震惊那对银屏夫妇是对家》中的主要人物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万陵安,

《震惊那对银屏夫妇是对家》 第二章 对家(2) 免费试读

后天一大早,苏欤秋就被爱岗敬业的阮梨从被窝里扯了出来,洗漱穿衣都被安排的井井有条,一直到上了飞机时苏欤秋整个人都还是迷迷糊糊的。

苏欤秋有气无力的坐在座位上,眼皮子沉的厉害,只能通过眼尾扫了一下窗边。飞机还未起飞,窗外天色依旧暗沉,夜晚的月亮在逐渐潜藏在世界的另一端,白天的太阳却还仍不见影,似乎在慢吞吞的爬上来——这正是一天当中最暗的时刻,太阳和月亮的光芒都很暗淡。

大概现在还是凌晨吧。这么想着,苏欤秋的困意更浓了些了,闭上眼睛,安静的睡觉。

过不了多久,她就感觉到旁边的位置塌下来一块,大概是坐在她旁边的那个嘉宾吧。迷迷糊糊中,苏欤秋眼睛都还没有睁开,就喃喃着打了一声招呼:“嗨,你好啊。”

平日里温润的声音此时因为苏欤秋的有气无力硬是多了几分软糯。她的头在微微下垂。

旁边那个人似乎有几分诧异,过了几秒后,苏欤秋才听到一个低沉悦耳,带有磁性还有一点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,像是带着笑意的低低的回道:“嗯,你好。”

这个声音像是放置多年的陈酿一样醉人,饶是苏欤秋不是声控,听了之后也觉得酥酥麻麻的,心弦微动。苏欤秋心里真的很好奇,但是她沉重的眼皮不给她好奇的机会。在独属于男生的独特清冽气息的包围中,她沉沉的睡了过去了。

坐在她旁边的男生,高高瘦瘦,可以透过微弱的天光隐隐约约看见他那刚硬的弧度,挺拔的鼻梁,那双眼眸里透着漫不经心的疏离感。如果苏欤秋现在醒着的话,她就会发现,这个人,就是她心心念念着想要干一架的江易辰。

江易辰轻轻地瞥了坐在座位上陷入沉睡中的苏欤秋一眼,轻巧的挑眉,沉默了一会儿,用漫不经心的语气低笑着喃喃道:“你猪么?那么快就睡着了。”语气似乎还颇为无奈。

他凝视着女生微微弯向一边的脸颊,一如既往的白**嫩似乎能掐出水来。他伸手把苏欤秋垂下来一点一点的头放到自己的肩膀上靠着睡,让她睡得舒服些。

旁边的助理阮梨看得一脸目瞪口呆,心里暗戳戳的想,这难道是传说中的……秀恩爱?

梦中的苏欤秋似乎也感受到了万分舒服的睡觉姿势,心安理得的靠了过去,睡得死沉。

然而可能是太舒服了,某个当红小花旦睡觉会流口水,江易辰的左肩上留下了苏欤秋的“胜利果实”。他脸色僵了僵,稳住后心里暗想,很好,可以找苏欤秋买件新衣服了。

然后等苏欤秋醒来之后,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,入目的就是一张俊俏但是又很欠揍的脸,正对着她似笑非笑。

这种表情——

这种欠揍的气息——

这种与生俱来的、熟悉的、让苏欤秋摁耐不住打人冲动的感觉——

长那么大,她见过的那么多人中,只会出现在一个人身上——江易辰。

可是……

苏欤秋一脸懵逼的看着江易辰的肩膀,以及上面的口水痕迹。她醒来的时候好像是头靠在江易辰的肩膀上的?

不是,她什么时候靠过去的?

不是,她睡觉是不会流口水的,为什么这会有口水印迹?

不是,这些都不是重点,为什么江易辰会让她靠在他的肩膀上?为什么他没有推开她?他是不是有什么阴谋???

在苏欤秋一脸懵逼,脑袋转了好几个圈,展开了各项阴谋论的时候,江易辰和她沉默的对视了五秒。

然后,他笑了。

他!竟!然!笑!了!

笑屁。

苏欤秋冷哼一声,恶狠狠地看了他一眼,全然不顾急什么优雅端庄,温文尔雅的形象了,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道:“江易辰,你看**什么?”然后还不等江易辰回话,立刻先发制人的问道:“你为什么让我靠在你肩膀上睡觉?”

江易辰用一贯的漫不经心的语气提醒某个苏姓小朋友:“刚刚你还在肩膀上流口水了。”

“你别岔开话题,我自己就从来都没有干过主动靠别人肩膀的事!”

江易辰面不改色,像是在说事实实则在瞎编道:“是么?可能是我比较有吸引力吧。不信问你的助理。”

阮梨惊呆了。为什么男神能把撒谎这件事做得这么熟练顺畅?这得做多少次才能那么熟练?还是说,熟能生巧?

然后,她就感受到了两道炙热的目光死死地看着她。阮梨从没觉得自己身上肩负着如此重大的使命。这就好像问她要选汉堡还是三文治。就在阮梨还在犹豫的时候,她看到了她的男神笑得一脸淡定,面不改色的看着她,眼神里却是在暗戳戳的施加了一股似山一般的压力。

阮梨:“。。。”OK,我懂了,不就是撒个谎吗?不就是合着男神骗秋姐吗?不就是男神发糖不愿意承认吗?简单啊,她就是个合格又贴心的助理啊。

她紧接着深吸一口气,微笑的看着苏欤秋慢慢道:“秋姐,那个,好像,确实是你先靠过去的。”

江易辰笑意渐浓,十分满意。

苏欤秋的脸慢慢僵住,十分凝重。

过了好几秒,三人对视沉默许久,苏欤秋面无表情看着江易辰。

江易辰挑眉,漫不经心的笑着说:“小姑娘——”

苏欤秋看着他瘫着一张脸道:“别喊我小姑娘。”这只会让她想起那段并不美好的拔刀相助。

江易辰无所谓,换称呼,继续慢悠悠的道:“小花旦,你看,确实是你靠过来的,也确实是你留的口水。我的衣服也不能就这样算了,你要为你的行为负责啊。”

他这慢条斯理的语气让苏欤秋很想打人。神他妈对衣服负责。她深吸一口气,暗戒自己今天破功的次数已经够多了,冷静,一定要冷静。她恢复平日里从容优雅的微笑,然后哼笑一声,说出的话里却是火药味十足的挑衅:“负责?你怎么不说对你负责?我不负责又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