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《盛世战神》小说完整版全文 张君苏玲小说免费试读

《盛世战神》小说简介

主人公叫张君苏玲的小说叫《盛世战神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南巷旧人所编写的都市生活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你这混蛋怎么在这里?谁让你自作主张带小小过来的?苏玲板起脸,恶狠狠瞪了张君一眼,但抱过小小的一刹那,她眼眶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,差点哭出来。有了手里这份合作协议,从今以后,她们娘俩,终于不用再过悲惨凄苦的生活了。江药六厂公司。我们已经为公司,拿到了中山医院供药合同!刚一脚踏进公司,苏丽娜和宋柏豪就得意洋洋当众宣布了起来:协议就在这里。自从苏国庆放出话来,谁可以达成和中山医院的合作,就让谁当药厂的副总,苏丽娜和宋柏豪一直没闲着。托门路找到中山医院负责采购的徐主任后,五十万猛砸他,终于把他给砸通了。…

《盛世战神》 第6章 恶心的男人 免费试读

晚上七点,白云医药会客室。

苏玲紧张不安看着门口。

白门庆的恶名传遍了整个江州,要和这样的变态见面,她心里忐忑不安。

就在这时,会客室的门推开了。

一个穿西装、打领带、穿皮鞋的男人,走了进来。

他一张脸尖嘴猴腮,一双贪婪淫-邪的目光,眯起了不断打量着苏玲身上,最后停留在苏玲弧线高扬的胸口上。

咕噜一声,吞了口水。

“苏小姐,不好意思刚开了个会,让您久等了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

“没事,没事。”

苏玲下意识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口,脸色十分紧张。

“白总,我想和您谈江药六厂和白云医药合作的事情,咱们两家的药品没重合,捆绑给中山医药供药,一起共赢,分成方式咱们可以商量……”

“我准备了详细的资料,都在这里。”

苏玲把准备好的文件,放在白门庆面前。

白门庆似是而非地笑着,把文件推回了苏玲的面前,暧昧的把手放在苏玲的手背上,吓得苏玲“啊”地一声,触电般把手缩了回去。

“苏小姐,准备工作做的很周到,我很满意。但你可能不明白和我白门庆谈合作,最重要的是什么。”

他的目光炙热直接,直勾勾盯着苏玲的衣领口,看着里面藏青色的內-衣带子。

“白先生,你误会我的意思了,我是来和您谈两家公司合作的,不是其它。”

苏玲有些慌乱。

“哦,那我可能误会了。”

白门庆一脸嬉笑,开了一瓶红酒,给苏玲倒了一杯,“那成,咱们就一边喝,一边谈一谈合作的事宜。”

“我,开车。”苏玲面露难色,男人灌女人酒,目的只有一个,她吃过一次亏,警惕看着白门庆。

“我一样啊,我平常也都自己开车,大不了,咱们等下一起叫代驾。”

一杯酒递到了嘴边,苏玲进退失据,正打算小抿一口应付,突然,白门庆猛地站了起来,手在她的翘-臀上拍了一下。

苏玲被呛得不断咳嗽,有些恼怒,脸色通红,“你,白总,你干嘛?”

“苏小姐生气的样子真迷人,真美。”他笑起来,露出参差不齐的发黄牙齿。

“白先生,你再这样我就走了。”

“走?”

白门庆冷哼了一声,“是你来找我谈合作的,不是我约你过来的,你要搞清楚。”

话音刚落,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冈-本,放在了苏玲面前,“这是十二个装的,咱们晚上全部用完,明天一早,两家公司就可以签合作协议了。”

你……

苏玲只觉得一阵恶心。

白门庆果然是个变态,她感觉自己受到从未有过的羞辱,气的浑身直发颤。

当即,她站起来准备离开这恶心的男人。

“你不想和我们白云医药合作了?”

白门庆双眼眯成了一条细缝,看着气得胸前弧线剧烈起伏的苏玲,突然从后面抱住了她,拼命地顶住她,“苏玲,你太美了,我要过的女人上百个,但唯独没有得到过你。”

“你放开我。”

苏玲吓坏了,拼命挣扎起来。

但白门庆哪里会松开?他死死抱住苏玲,失控蹭了起来,双手还想要往苏玲两个突出的重点移动,“你别再装贞节烈女了,你老公跑了六年,你肯定饥饿到不行?今天晚上,我来喂饱你。”

啊!

苏玲吓得花容失色,抓起桌上的烟灰缸,猛地往后脑勺后一砸。

“砰”地一声闷响。

白门庆松开了苏玲,蹲在地上,双手捂住额头,血沿着指缝流了下去。

“你,你敢打我,我饶不了你!”

白门庆失声怒吼:“你死定了!”

半个小时后,江药六厂董事长办公室。

“什么?你竟然把白门庆给打了?”苏国庆雷霆大怒,“白云医药我们哪里得罪得起?你这不是害了我?”

“他,他想要猥锁我……”

“猥锁?”

一旁,后妈庄桂花双手叉腰,阴阳怪气嘲讽道,“装什么正经,张君那送外卖的都能把你肚子搞大,人家白总,还不如送外卖的不成?”

你……

苏玲双眼通红怒瞪着庄桂花。

“滚!”

苏国庆大声呵斥,“让你回来就是个错误!现在把白云医药给得罪了,还怎么拿下中山医院的合作?”

“捅了这么大的篓子,可如何是好啊?白家可不是省油灯啊。”庄桂花落井下石。

“滚出去,以后我们不想再见到你。”

苏玲像乞丐一样,被人赶了出去。

“为什么?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

走出江药六厂的大厂门,外面下起小雨,苏玲再也坚持不住,眼眶哗啦啦夺眶而出。

“我真的尽力了,尽力了!”

“为什么连爸都这对我!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”

“为什么把我逼成这样?”

六年来的所有委屈和伤痛,全部爆发宣泄了出来,苏玲蹲在马路旁边,哭得稀里哗啦。

她觉得自己就像个笑话一样,被四周的人评头论足着,投过来异样的眼光,嘲笑声。

就在这时,突然头顶上方出现了一把大伞,遮住了雨水。

张君表情肃穆站在她的身后。

他一句话都没说,就这样站在身后帮她撑伞。

等苏玲哭完宣泄了所有情绪,张君一把手拉起了她,搂住了她的肩膀,“走,我们回家。”

“你谁啊你?我认识你吗?”

“我要你可怜?”

“我变成这样都是你害的,你别假惺惺关心我了,你滚,你滚!”苏玲把张君推开,倔强往前走,把张君扔在了身后。

对张君来说,整个世界都是冰冷无情的,但苏玲和小小,是心里头最柔软最有温度的那一块。

那是他不可碰触的一块,谁敢欺负她们娘两,谁就得死!

了解了情况,他双眼渗出可怕煞气,握紧了双拳。

白云医药公司总经理办公室。

白门庆头上包着白色纱布,站在窗户边,看着漂亮的江州夜景。

一职业套裙小西装扣子全部解开了的女秘书,正跪在白门庆的面前,为他服务着。

“苏玲,你这个**,敢打老子,老子不把你活活蹂-躏到死,就不是人。”

他手里拿着一张印着苏玲头像的照片,让女秘书戴在头上,一下子抱住了女秘书,“苏玲,老子好想征服你啊!”

他舔着那张照片上苏玲的脸颊,随后让女秘书趴在窗台上,看着窗外的夜景。

白门庆从后面褪下了她的职业套裙,紧紧贴了上去,嘴巴里却叫着,“苏玲,苏玲,老子马上就要得到你了……”

砰!

就在白门庆马上要征服女秘书的时候,总经理办公室门被人砸开,玻璃碎了一地。

张君雄浑粗犷的身影,立在门外,拉起一道长长的影子,俨然是可怕杀神。

双拳一握,毁天灭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