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为帝王妻是悲剧吗 苏辞萧无骞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

《错为帝王妻》小说简介

主角叫苏辞萧无骞的小说是《错为帝王妻》,是作者弦九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他剜她的膝盖骨,取她的心头肉,携他的心上人踩踏着她的尸骸站在云巅,看着她骨肉惨死,家破人亡,露出极致残忍一笑。他拥有了一切,她也失去了所有,后来岁月漫长,十指太宽,那些不可追回的过往,在午夜梦回之时,一帧一帧地漫上心头,萧无骞才恍然记起,自己此生所求,不过要他心上的姑娘爱他一生,爱他一次,爱他自古黯然者,两三事,总是心中情,眼中泪,意中人。千帆过尽,苏辞捧着掌心的那一滴泪,问他:这滴泪,是痛苦难当吗?萧无骞无声痛哭,他终于还是弄丢了他心上的姑娘。…

《错为帝王妻》 第9章 给若妃赔罪 免费试读

苏辞被扔在未央宫里,无人肯留下照顾一个疯癫的皇后,更无人敢冒着得罪若妃的风险来替她医治。

遂她只是如同一个死物,倒在地上,任由膝盖上的两个大窟窿流着血,疼楚蔓延至四肢百骸。

可心却更疼。

比起心里的痛,外界的感知似乎早已经被屏蔽,身体毫无感知,所以也就不在意。

“焕儿……”她目光空洞,茫然地望着大开的窗扇之外,一排飞鸟扬翅远去。

飞鸟尽,良弓藏;

狡兔死,走狗烹。

想到这里,她不由得冷笑一声,眼里渐渐汇聚了一点儿光彩。

斜阳西下,给半边天空染成了酡红颜色,十分迷人,一如宫变那日血流成河的景象。

苏家上下数百口人命,虎威军染血的战旗,阿父胸口插着一把匕首,倒在血泊里的模样……

那个男人,就是在这样的结果下,脚底踩着累累白骨,看着众臣山呼万岁,露出得意而狂妄的笑。

苏辞的五指蜷缩起来,勉力控制着自己颤抖的身躯,发了疯的想要逼迫自己忘却那一日的残酷。

一年过去,越是想要忘记,记忆便越是清晰。

她不由得喃喃自语一句,“阿骞……”

“还能说话,看来还是没死。”

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苏辞身躯一颤,尚未收拾好眼底情绪,男人就已抵她跟前,掐着她的下巴,恶狠狠地瞪着她。

苏辞嘴上被剪子戳了一个豁口,萧无骞这突如其来的动作,使得她疼得泪水直流。

眼泪与血水混杂,落到了萧无骞的掌中。

有些烫得灼人。

萧无骞忍不住想要缩回手,却不意苏辞已经傻呵呵地伸手抓住了他的手。

她如这一年来每一次见到萧无骞时的反应,勉力从喉咙里激动地喊出他的名字,说:“阿骞来看阿辞了,阿辞……”

“苏辞!”萧无骞打断了她的话。

看到苏辞满身是血地倒在地上,口中念着他的名字时,萧无骞心头有过那么一瞬的悸动。

但是随之而来的,却是陈昌所说宋细细容貌被苏辞所毁一事。

更有宋细细不肯见他时话语里的委曲难过。

他容不得宋细细有一丝一毫的伤心。

“你将细细的脸毁了?”他问,掐着苏辞下颚的手紧了紧,几欲将她骨头捏碎。

苏辞疼得说不出话来。

不过即便她说了,萧无骞也绝不会相信——她现在是一个疯子,没有人会相信她的。

“虫子……咬……阿辞疼……”她毫无逻辑可言地说出这么几个词来。

萧无骞循着她的目光看去,就见她的膝盖上仍然还有一条虫子在血肉里钻咬。

他瞳孔骤然一缩,想也没想便替她将虫子捉住,两指一捏,那条虫子再无声息。

这一行云流水的动作下来,苏辞如获至宝一般,她欣喜万分,顾不得疼便咧嘴笑道:“阿骞,最疼阿辞了。”

只这么一件小事,便值得她如此欢喜。

萧无骞心中五味杂陈,眼睛瞥到苏辞脸上的血迹,不知为何,便想到与之相似的宋细细的脸。

上面被苏辞毁出一道伤口。

萧无骞莫名气闷,偏过头去,向着陈昌吩咐,“她将若妃的脸毁了,那便也将她的脸毁了,算作给若妃赔罪。”

说罢,一把推开了苏辞,手上的冰凉感觉瞬间消失。

这夏日里,原只有她一人的手冰凉至此。

萧无骞手紧紧攥着,却觉那冰冷感觉死死萦绕在他的心头,挥之不去。

他接过陈昌递来的刀刃,紧贴着苏辞的脸庞,毫不迟疑地划出第一道伤口来。

他说:“眼梢下一指长的伤口……苏辞,这是你加诸在细细身上的痛。”

紧接着,萧无骞又在那一指长的伤口之上添了一刀,“这是你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她所需要付出的代价。”

苏辞没有挣扎,任由他在自己脸上划出一个个豁口,任鲜血流满整张脸。

她忆起宋细细所说的话——他可以说挖她的膝盖骨便挖,区区脸上几刀,已显得格外仁慈许多。

苏辞甚至还保持着那痴傻笑意,仿佛萧无骞正如从前一般疼惜着她,舍不得她有丁点儿的委曲伤心。

就如现在他舍不得宋细细有分毫的难过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