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后宫那些年最新章节列表_我在后宫那些年章节目录

《我在后宫那些年》慕容轻絮仆兰硕章节试读

我们两人前往书房,半路上我漫不经心提起丫鬟跑出来强出头的事,“七哥的丫鬟刚刚跑来骂了我一顿,所以我想过去看看。”“骂小姐?”瑟兮显然有些惊讶,那张晶莹剔透的小脸上带着一层疑惑,“是不是那个刚进府的小丫鬟?我前几天回府听府里的人说七少爷带回来一个来历不明的小丫鬟,而且那丫鬟什么都不会做,所以少爷便让她做了自己书房的侍墨。”

突然间我对这个丫鬟有些好奇,一般很少有来历不明的人进入慕容府,如今这样一个丫头竟然也能在七哥身边当侍墨,定然是有些故事的。“她叫什么?”

瑟兮显然很奇怪我为何会问一个丫头的名字,但是依旧想了想回答道:“已歌,这名字有些奇怪,不知道是不是七少爷给她起的。”

我不再说话,静静的向着前院走去。

我的闺房比较靠后,算是在慕容家的后院中,离镜湖比较近。然而此时去找父亲和七哥定然是要走一段路程的,慕容家的祖宅很大,带着江南特有的味道。

亭台之间常常有着水榭,水正是镜湖的水。这里若不是住着慕容家的人,恐怕也会被人霸占过去当做一处景色雅致的林园别院。

正走着,迎面撞上一群忙忙碌碌的丫鬟,那些丫鬟说来也奇怪,眼睛总是向着我这边瞟,目光里透着厌恶。

瑟兮望见了,明显带着一份不高兴,一把拉过一个刚刚从我们身边路过连招呼都不打的丫鬟说道:“为何见了小姐也不行礼?难道一点规矩都没了么?”

那丫鬟抬头一望,眼睛中透着讨厌的神色,“奴婢见过小姐,若是小姐想去看七少爷的话还是等少爷与老爷理论后再去的好,否则少爷定然要挨板子的。”

语气中明显带着不敬,似乎在指责是我害了七哥一般。一想便知道这是有人在讹传,慕容府中的这种事最为常见,早已不是什么值得上心的了。更何况这事情是关系着七哥,七哥这人在丫鬟婢女心中是不染尘埃的谪仙,地位特殊。因为我的事情让七哥受罚,这些丫鬟心里除了心疼外更多是对我的不喜和嫉妒。

我不在意这些丫鬟如何,毕竟这慕容府里就是这样,丫鬟表面上是丫鬟,背后另一张脸谁知道是哪个?

于是我笑了笑,“七哥在什么地方?”

那丫鬟显然没想到我会由此一说,脸色变了变,除去了些许厌恶。“在大厅,好像皇上派来下旨的公公也在那。奴婢要去找夫人,否则老爷定然会责罚七少爷的。”

我总算知道了那一群忙碌的丫鬟到处奔波的原因了,于是我忙拉了一把瑟兮,示意她快些走。若是平常,定然父亲不会责罚,可是如今皇上派来的公公也在的话便不能确定了。我不想让七哥真的为了我受罚,所以只能快一些赶到前院。

下了那么久的雪,即使天气刚刚转向晴朗,园中仍旧是一片素裹的银白。我顺着那一道被清理过的小路向大厅走去。不知不觉中在大厅前那块遮挡的玉石屏风前停下来,屏风之上雕刻着雨后的镜湖,像极了那日的景象。我定了定神,都这个时候了我还在胡思乱想。轻笑了一下,从屏风后走了出来。

大厅中见到我的身影,顿时安静了下来。七哥没有我想象中的同父亲吵闹,显然因为宫里人的原因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。我笑了笑,向着那个送来圣旨招我入宫的公公屈身行了一礼,“絮儿见过耿公公!”

耿公公见来人是我,忙从椅子上站起来,“奴才不敢当,过些日子慕容小姐便是皇上的妃子,那定然是奴才的主子,奴才怎么敢让小姐给奴才行礼呢!”说着他便要下跪叩首,我一把拉住他,顺势他便起了身。

“公公这样说便不对了,絮儿如今正待闺中,看待公公如同长辈,晚辈给长辈行礼天经地义。若是公公不肯接受那絮儿当真是无颜见慕容家的列祖列宗了,连基本的礼仪都不懂的子孙慕容家定然会逐出家门的。”我语气温和,半似开玩笑的说道。

耿公公是宫中老人,当然清楚我入宫后并不一定会得宠,单单是我姓氏慕容这一条仆兰硕也不一定会碰我分毫。虽然清楚,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,显然刚刚我的一番话中他已经明白了慕容家的意思。于是笑着说道:“小姐客气了,奴才会尽心尽力的帮助小姐。这点,小姐不用多虑。”他望了一眼父亲说道:“大人不必担心,奴才心里明白。”耿公公年龄的确有些大了,花白的头发被太监的拢冠束着,脸上满是深深的皱纹。

忽然间,我感觉他也不容易,宫里生活到现在定然也没有一丝家里的感觉。孤零零的一个人,肯定是度日如年。“公公,若是公公不介意,絮儿便拜公公为义父吧!”说着我便双膝一曲跪倒在地,眼中透着真诚。

大厅中的人显然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,一时间竟然完全沉默了下来。父亲的嘴角挂上了一丝欣赏的弧度,刚毅的脸旁上带着深不可测。

耿公公似乎受了惊吓了一般,深深的皱纹瞬间僵持在脸上,忙一把拉起我向着父亲看去。“大人,这……”

父亲哈哈一笑,“公公不要如此,从小絮儿做事便是自己的决定。如今,我这个做爹的也不知为何。若是公公不介意,便收了絮儿做义女吧!”

我见他的确有些不解,于是道:“絮儿只是感觉义父在宫内孤苦一人,若是絮儿进宫那便可以照顾公公,也可以有个亲人作伴。”我态度诚恳,眼睛清明的望着他。拉住我的手微微颤抖了两下,双眼中明显闪过一丝的感动。“义父,絮儿是真心实意,不是把义父当作棋子。”我说的坦白,打消了他眼中的那些顾虑。

耿公公老泪纵横,缓缓的摇着头,嘴角挂着一丝笑容,“女儿起来吧!义父只是宫中的一个奴才,职位低微,根本没有什么利用的价值。有如此女儿,我当真是上辈子积下的德。”

很显然,他已经答应了收我为义女。于是我再次下跪,朝着他扣了三首。“女儿给义父行礼……”

七哥看到此,冷哼一声转身离去。白色的影子眨眼便消失在那屏风之后,大厅中只留下了如此的父女情深。

小说《我在后宫那些年》 第二章 。